加载中......
输入验证码,即可复制
微信扫码下载好向圈APP, 登陆后即可进入消息页面查看验证码
只需要3秒时间
【CNMO】“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悲哀里心碎1当数以十万计的硅谷人遭遇寒风逼人的裁员潮,他们被迫离开了办公室。活下来,将寒气传给每一个人,这成为当下企业生存的必要策略。

整个2022年,从手机到PC,从互联网汽车,无不渗透着寒气,行业的春天在哪里?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2022年1-10月,国内汽车销售2197.5万辆,同比增长仅4.6%,尽显疲态。有机构做出预测,今年新能源汽车在国内的销量可以突破650万辆,比亚迪等将成为少数赢家。不过,新能源车自始至终都无法单枪匹马拯救庞大的汽车市场,这是因为它的渗透率还不够高,30%的比例也无法左右战局。汽车行业不是只有新能源汽车这一条赛道,但有着同样的彻骨寒冷。在曾经火热一时的自动驾驶赛道,资本消耗殆尽,躲在背后的巨头已消磨掉了信心和耐心。有自动驾驶行业人士笑称:“资本抛弃你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春天在哪里:疫情、版号重重阻拦 游戏行业“出路”在哪

而在智能手机、PC、智能电视这样的传统行业中,大批厂商仍然在苦苦支撑着销量。这中间,它们在数个季度的财报中找到了希望和慰藉,即便这只是一场数字意义上的短暂的春天。对于很多行业来说,疫情或者是偶尔出现的刺激点无非是一场虚拟出来的春天,让我们误认为沉重的空气被重新打开。因此,必须要重新寻找新的机会,捱过这个寒冬。

游戏行业有多热,就有多冷。在版号发放的限制下,国内游戏遭遇寒冬。有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国内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597.03亿元,同比和环比均下降两位数,就连腾讯这样的游戏大厂也遇冷。不过,前面的话完全可以反过来说,游戏行业有多冷,就会有多热,因为这一行业从来不缺热度。并且,国内的游戏版号前不久再度发放,释放出积极信息。



无论如何,我们纠结的并不是行业之冬有多冷,而是要讨论关于各行各业的春天所在。围绕“游戏行业‘出路’在哪”这一话题,CNMO将展开深度探讨。

近几年,在整个大的下行周期内,游戏行业迎来了寒冬期,游戏版号逐年减少,背后影射的是行业的不确定性。同时,在疫情等大环境因素影响下,很多公司都没有撑过这一特殊时期,这不是发放几个版号,做几个大投入的新IP就能解决的事情。在版号、疫情的阻拦下,游戏行业何时才能迎来新一春?

游戏版号是关键

2018年3月,国内出现长达9个月的版号空窗期,一度引发了游戏产业大萧条,造成近2万家游戏相关企业倒闭。直至2018年底,游戏版号才逐步恢复审批。

自版号重启审批之后,近3年的过审游戏数量如下:2018年12月为162款,2019年为1365款,2020年为1308款,2021年版号发放从7月份陷入停滞,全年发放数量只有755个,同比减少46.26%。自2018年以来,发放的游戏版号总量已连续4年递减,很多游戏制作者都被版号“卡脖子”。



有些人可能不知道游戏版号的重要性,CNMO简单地为大家科普一下。从2016年起,中国境内上架的所有游戏均需要通过有关部门审核,获取版号。版号相当于游戏的准生证或者营业执照,是保护开发者著作权的法律文件,也是国家允许游戏出版上线运营的批准文件。一款游戏必须拥有版号才能上线收费运营,否则只能以“内测”的方式存在。

没有版号的产品一旦进行收费,就是非法出版物。根据相应法律法规,新闻出版行政部门没收违法发行的出版物和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3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部门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许可证。总而言之,版号是一款游戏得以营收的最基础的法律条件。

11月17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再次放出了70个游戏版号,给很多游戏从业者带来了一丝心理慰藉,很多人认为,这70个版号是游戏行业复苏的开始,结合目前的情况,这或许是另一场寒冬的前奏。近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发布《关于暂停接收软件著作权登记邮寄申请材料的通知》根据疫情防控有关要求,宣布自11月28日起暂停接收软件著作权登记邮寄申请材料,恢复接收时间未定。



根据相关规定,软件著作权是游戏申报版号时所必须提前取得的资质材料,这一政策意味着新游戏将无法申请版号。幸运的是,有从业人员表示,游戏产品申请软件著作权证书是为了给产品的版权确权,如果发生突发情况,可以先审核游戏内容,著作权证书候补。因此,无法取得软件著作权虽然对游戏行业有所冲击,但并非没有破局之法。

疫情肆虐雪上加霜

如果说游戏版号是残破的房屋,那么新冠肺炎疫情便是那连绵不绝的细雨,每个行业都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疫情不仅影响个人身体健康,更是让很多公司接连倒闭。在版号停发、疫情肆虐的影响下,仅8个月就有2.2万家游戏公司倒闭,没有倒闭的公司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为了活下去都在收缩、降本增效、裁人。

不仅如此,疫情频发迫使员工居家办公,使得游戏产品的研发效率降低,协作沟通成本增加;游戏相关的线下推广活动无法正常举行,影响游戏业务的扩张,对于那些新发版的游戏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游戏相关的展会同样可能会被取消,这对于独立开发者而言损失巨大。对于电竞市场而言,电竞周边商品及票务收入也会显著降低,玩家们也很难亲临体会电竞现场的热血沸腾。



诚然,对于已经发版的游戏,玩家们宅在家的时间更多,在外的活动减少,显著增加了游戏的平均时长,相对应的也会带来更大的收益。不过,疫情带来的影响弊大于利,很多公司从疫情最初熬到现在,都已经很不容易了,时间的消耗对其冲击巨大;发行公司出行限制太多,找好产品已经很难,再加上切实的管控限制,消耗的时间成本等都是翻倍的。可以看出,疫情和版号双管齐下,达到了1+1>2的效果,大公司还能靠着底蕴挺过寒冬,小公司一不留神就会“灰飞烟灭”。

何以解忧?唯有出海

面对种种情况,难道国内游戏行业真的没有活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游戏版号是“中国特色”,在海外发行的游戏并不需要版号,不过国外存在分级审核制度,一般是审核适龄段,审核速度快且没有限量,一般游戏大多都可以通过。

11月14日,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最新数据显示,米哈游《原神》海外收入维持稳定,蝉联10月出海手游收入榜冠军;沐瞳科技《Mobile Legends: Bang Bang》10月海外收入环比提升22%,排名上升4位至收入榜第11名;悠星网络《碧蓝档案》10月海外收入环比增长65%,跻身收入增长榜第2名;灵犀互娱《三国志幻想大陆》海外收入突破1550万美元,环比增长183%。11月16日,腾讯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腾讯游戏中国内市场收入312亿元,同比下降7%;海外游戏市场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3%。



根据第三方平台的数据,2021年中国游戏出海收入超过1亿美元的有42款游戏。《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自研游戏的国内市场规模增长不到7%,而出海市场则保持着16%的较高增速。可以看出,中国游戏在海外市场的增速远高于在国内的增速。

目前国产手游出海正处于重要的产品红利期,由于海外游戏厂商早期并不重视手游的研发,许多TOP级企业长期以来并未推出手游产品或产品质量不达标,而国产手游在全球范围内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在手游领域的技术实力强,运营经验丰富。同时,疫情带来的线上流量红利对手游出海市占率的提升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写在最后

总的来看,曾经在国内野蛮生长的游戏市场将不复存在,游戏出海已成常态,游戏精品化也是必然趋势,游戏市场全面洗牌的局面已经到来。虽然版号、疫情使得游戏行业出现了短暂的“阵痛”,但从长远上看,对整个游戏行业一定程度上是利好的。目前国内的游戏行业仍然落后于欧美,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3A大作。优秀的游戏需要时间沉淀,在行业寒冬之下,或许会让更多的游戏公司撇去浮燥,投入更多时间打磨,打造出属于中国的大作。
广告圈
12322 查看 0 0 反对

说说我的看法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

还没人评论此主题哦